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禁忌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08)作者:LIQUID82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08)作者:LIQUID82


作者:LIQUID82
字数:6268
  


  

      ***    ***    ***    ***

          【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八)

  小琴和小兰帮林玉珍抹好香膏,小琴伸手在林玉珍肉山般的超级大屁股上一
拍,「啪」地一声,抖出一阵油光光的臀波。小兰笑道:「香肉马桶,快去伺候
主人吧。」林玉珍只好双手反绑,挺着八个月的孕腹和两只疯狂生长、比孕腹还
大的硕大乳峰,走向花园里的浴池。一路走,一路掀起阵阵令人窒息的乳波臀浪,
香艳异常。

  来到花园口,两个卫兵正在值班。他们本是极乐帮众,自从朱雄掌管了萍乡
县,他们就成了县衙的卫兵。两人看到帮主的私宠来了,笑着让开路。林玉珍正
要进去,「啪」地一声脆响,屁股又挨了一记巴掌,同时另一瓣屁股被一只粗糙
的巨掌一捏,只听背后的卫兵调笑道:「香肉马桶,好好伺候帮主。」巨掌依依
不舍地揉搓了几下林玉珍的肥熟臀丘,捏得肥滑柔韧的臀肉从指间四溢,这才松
开。林玉珍晃乳摇臀走进花园,听到背后的卫兵小声对同伴说:「他妈的,这是
人的屁股么?怎么肥成这样!要是老子能骑骑这个大屁股,就算马上死了也值。」

  林玉珍来到浴池的时候,朱雄正在露天水池里泡澡,左拥右抱着两个妖艳的
小妾,正在调笑。一个小妾正要拿水池边的盘子里放的岭南分舵进贡的冰镇荔枝,
剥了给朱雄吃,看见林玉珍来了,笑道:「哟,香肉马桶来了。」林玉珍跪在水
池边,磕了一个头,比椰子还夸张的油光硕乳随着动作一阵乱晃,说:「珍奴来
伺候主人撒尿拉屎啦。」

  朱雄跳上岸,走到林玉珍面前,按住师娘的头。林玉珍乖巧地张开小嘴,任
朱雄把巨大的龟头塞进来。朱雄调了一下位置,尿关放开,热腾腾、臭烘烘的黄
尿开始灌进林玉珍的小嘴里。

  林玉珍熟练地接好尿,朱雄坐在水池边的一个小凳上,屁股撅起,露出黑乎
乎长满毛的肛门。林玉珍跪在地上,把脸使劲埋进朱雄的屁股之间,小香舌伸进
朱雄臭烘烘的肛门里,卖力地清理起来。两个小妾这时也上了岸,见林玉珍俯身
在给朱雄舔肛门,两只香馥馥、油光光的硕大白乳垂在半空中。她们自己的奶子
也算得上是硕大,但比起林玉珍惊天地泣鬼神的奇尺大乳,自己简直像没发育一
样,不禁心生妒忌。

  其中一妾伸手抚摸着林玉珍的乳峰,说:「这么大的奶子,人是没有的,敢
情是奶牛精。」另一妾道:「这香肉马桶主人坐着也无聊,咱们不如拍拍它的奶
子,好给主人增添兴致。」说着狠狠一巴掌抽在林玉珍肥嫩的巨大香乳上,林玉
珍「呜」地一声发出悲鸣,却被朱雄的肛门堵成了一阵闷响。两个小妾来了兴致,
一人一边,狠狠抽打林玉珍的大肥香奶,直听「啪啪」乱响,乳峰被抽得活蹦乱
想,林玉珍痛得大屁股都摇动起来,等到帮朱雄舔完肛门,两只大肥乳竟被抽得
掌印累累,两个小妾打得手都疼了,满手都是香膏。

  林玉珍俏脸带泪站起来。朱雄右臂伸出,林玉珍会意,双腿分开,把朱雄的
手臂夹在胯下,磨盘般的大屁股一前一后,用沾了香膏的阴毛板刷帮朱雄刷手臂。
两个小妾搓了搓手,默契之下,竟又伸手「啪啪」煽起林玉珍的大屁股来。可怜
林玉珍浑圆的好屁股,被两个小妾狠狠抽打,肥韧的臀肉竟似能把手弹开似的,
抖起阵阵海啸般的肉浪。

  林玉珍疼得想要逃避,却被朱雄的手臂架住,大屁股左扭右动简直像故意卖
屁股似的,一小妾笑道:「好一个香肉马桶,这当口还发骚。」说着用尖尖的指
甲在林玉珍大屁股上烙的黑色「朱」字上狠狠一扭,林玉珍疼得哀鸣一声。等到
朱雄一只手臂洗完,林玉珍的两瓣肥熟臀丘已经掌印纵横,惨状更胜奶子。

  林玉珍又用同样的方法伺候朱雄另一条手臂,两个小妾如法炮制,这回刚刚
受伤的大屁股又被掌掴,林玉珍疼得像小女孩一样哭泣起来,大屁股疯狂扭动。
等到一条手臂洗玩,本来白光光的雪肉香臀已经被打烂了,当真惨不忍睹。

  林玉珍忍着泪,却要用伤痕累累的大奶子和孕腹给朱雄擦身,好不容易忍着
剧痛擦完,朱雄毫不怜惜地一手一个捉住林玉珍的乳峰——以朱雄手掌的巨大,
现在也仅能捉住林玉珍的五分之一乳峰。朱雄看到林玉珍自怀孕后,乳房体积又
增大了许多,再看乳峰处,乳头也变成葡萄大小,颜色加深,呈现褐色,周边一
圈淡褐色的乳晕扩散开来,几乎覆盖了奶尖,正是临产妇人的淫靡之相。

  只是这双大奶子现在还挤不出奶来,因为白振南给林玉珍下了新调配的秘药,
延迟出奶,却能大幅度增加产奶量。朱雄满意地放开林玉珍的奶子,让林玉珍去
找白振南疗伤。

  林玉珍满脸泪痕,挺着两只被抽烂的大奶子,摇晃着两片被打烂的大屁股,
双手依旧反绑走出花园。一路上被不少极乐帮众拦住调笑,摸一把奶子,拍一记
屁股,直把林玉珍疼得哀哀哭泣起来。到了白振南的药房,门口一个帮众还笑问:
「香肉马桶,你刚刚去伺候主人撒尿还是拉屎?」林玉珍哭道:「珍奴刚刚伺候
主人撒尿了。」帮众这才放她进去,白振南给林玉珍上了药。

  朱雄的事业一片兴盛,极乐帮声威所及,连江西、湖南的布政使都要买账。
朱雄还用贿赂买通了京城镇抚司的太监,使各地的锦衣卫都纵容极乐帮。极乐帮
的势力开始北上,连河北都有了分舵。

  与此同时,朱雄从各地请来武功高手,教授他绝技。朱雄本来内力已达天下
第一,现在更是得高手的倾囊相授,世间武功无不运转如意,便是达摩祖师、张
三丰复生,恐怕也要甘拜下风。这一天,他的豪华宅邸迎来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
人。这位老人道号黄叶,本来是当今执掌武当紫霄宫的武当三老同辈,武功甚至
比掌门白石犹有过之,后因一件变故离开武当山。

  朱雄花了三处庄园、八处商铺、再加上一把无价的上古宝剑巨阙的代价,请
他来教授武当正宗的云手绝技,黄叶站在庭院中,伸出洁白如玉的双手,对着池
子一圈,池中水如两条水龙般卷起,凭空悬浮成两个大水球。黄叶吐纳了一下,
双掌一推,水球飞出,撞在两颗大树上,震得树叶簌簌而落。以朱雄现在的眼力,
对云手的绝技一看就领悟了其中的关键。他内功比黄叶还要深厚许多,单手伸出,
便卷起一个极大的水球,若无其事地推出,碰地一声,大树竟然被水球撞倒。

  黄叶继续教朱雄云手的很多精微变化,朱雄学了一会儿全部学会了,于是拍
拍手,让小琴、小兰带着林玉珍来。不一会儿,赤裸着一身淫熟美肉、只穿着三
角骑马汗巾的孕妇林玉珍被押来。黄叶老人道行极深,看到林玉珍的美貌和大得
离谱的奶子,也不禁看呆了。

  朱雄让小琴和小兰把林玉珍绑在大树上。林玉珍预感又要被残忍折磨,不禁
哀求饶命,两只大奶子讨好地摇晃,抖出阵阵乳波。朱雄对黄叶道:「人体和水
不同,我现在用人体试试云手,请道长指教。」

  说着双手伸出,吐纳开声。林玉珍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陡然见感到胸前一
阵剧痛,自己的两只极肥乳瓜被一股无形大力向前一扯,竟然成了竹笋形,因为
林玉珍奶子的柔韧异常,所以也被扯得极长,但即使如此,奶子也被拉到了极限,
血管青筋清晰可见。

  「疼呀,疼呀……」林玉珍疼得惨叫。朱雄双手一分,长条状的奶子像两边
分开,双手一错,大奶子竟然像太极图案一样纠缠在一起,活生生把林玉珍滴粉
搓酥般的娇嫩奶子当成了随意捏弄的橡皮泥,痛得林玉珍哀哀求饶。练了一会儿,
朱雄对黄叶道:「道长,咱们就用这双奶子,过一下手如何?」黄叶点了点头,
确实过手是最好的实战训练,而这对肥乳又提供了难得的人体样本。

  于是,主雄和黄叶各自选定林玉珍的一只奶子,四掌发力,竟用奶子作为兵
器,互相过手起来。小琴和小兰只见林玉珍被无形的魔掌恣意捏弄,时而拉长,
时而勒紧,呈现各种夸张而淫靡的形状,掌风过处,两只堪称天下第一的硕大白
乳互相撞击,无异于两个高手对掌,发出「噗噗」的闷响,显然奶子撞击的力量
极大,不一会儿,两只本来香喷喷的雪嫩肥乳竟成了两只通红的血葫芦,林玉珍
痛到了极点,不禁放声大哭。不过对于朱雄来说,有了林玉珍这个人肉沙袋,以
比他人快得多的速度,完全领悟了云手的真谛。

  时光如箭,林玉珍的临产期快要到了。这一天,朱雄请来了隐居海南的江湖
异人南海钓叟。南海钓叟的武功有独得之秘,他能通过兵器把内力控制成一条线。
朱雄一点就通,一学就会,恭敬地送走了南海钓叟,来到林玉珍住的地方。

  林玉珍的住处是一间牛棚,这是因为林玉珍除了马桶,还是一头准备产奶的
奶牛。朱雄踏进低矮的牛棚,林玉珍正像一头真正的奶牛一样,四肢着地,撅着
大白屁股,把头伸出牛栏,吃着牛槽里的香豆。朱雄打开牛栏的门,林玉珍见主
人来了,乖乖爬过去,正要解主人的裤带,准备用小嘴伺候主人排泄。哪知朱雄
命令林玉珍跟着他出去,林玉珍温顺地跟在朱雄脚边,摇晃着大肥奶子和大白屁
股爬了出去。

  极乐帮众见朱雄带着私宠奶牛出来,纷纷聚拢。朱雄让林玉珍站起,用布条
反绑她的双手,自己则走进楼中。围观众人不知道帮主要做什么,围着赤身裸体
的林玉珍议论纷纷。林玉珍略略迷茫地站着,忽然听到头顶响起风声,接着胸前
一阵剧痛,不禁惨哼一声。

  众人只见林玉珍的两粒奶头被两只鱼钩穿刺,鱼钩连着两根奢华无比的金色
钓鱼线。随着钓鱼线往上看,只见朱雄坐在两楼,正垂着一根钓鱼竿,两根钓鱼
线正挂在钓鱼竿上。朱雄手一提,只听林玉珍发出凄惨无比的哀嚎,两只大奶子
往上一竖,拉扯到极限,竟被活生生钓在半空!

  奇迹发生了,两只穿在奶头上的钓鱼钩竟然仅凭奶头,就把整个林玉珍再加
上林玉珍腹中的胎儿钓起,而没有发生撕裂。原来,这是朱雄从南海钓叟学得的
法门,雄浑的内力通过钓鱼线和钓鱼钩,传到林玉珍的奶头,维持林玉珍的奶头
不被扯掉。

  虽然奶头没被扯掉,但痛感却是毫无减轻,如果是奶头扯掉,反而只是痛在
一时,此时的林玉珍却在朱雄史无前例的功法下,体会到了人类的痛苦的极限,
众人只听淅淅沥沥之声,林玉珍疼得当场失禁,肉山般的肥熟大屁股无助地在半
空中扭动,香汗涔涔而下,喉间发出不像人类的嘶哑哀鸣。

  朱雄好整以暇地把林玉珍钓了半个时辰,这才放下,林玉珍摊到在地上,浑
身抽搐,下身又泄了一滩尿,两只大奶子竟已变成了紫黑色,奶头上的创口涔涔
流血。

  不过再怎么折磨,林玉珍的伤总是在白振南的秘药下很快医好。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林玉珍终于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婴。当产婆从产房抱出
婴儿时,朱雄兴奋极了。他立马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极乐。

  林玉珍被临时允许睡在卧室里。门打开了,朱雄满脸笑容地走进来,林玉珍
慌忙坐起。朱雄看着林玉珍娇美无比的容颜,虽然因生产而略微憔悴,反而更能
刺激男人暴虐的欲望。朱雄一想到容貌是武林第一美女、更拥有天下第一肥大的
奶子和屁股的师娘,往日是那么高不可攀,现在却成了百依百顺、任他虐玩的香
肉马桶,还为他这个徒弟乱伦生下儿子,心中得意非凡。朱雄的眼光落到林玉珍
的胸前。

  林玉珍的奶子经过四次生育,大小早已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她勉强穿了一件
花布衣衫,可是因为奶子大得离谱,衣衫竟然成了胸围,露出整个香腰。

  最淫靡的是,林玉珍肥冠天下的奶子撑得衣衫快要爆裂,奶头处竟然湿了两
摊水渍。朱雄满意地隔着衣服,抚摸了一下林玉珍热乎乎的肥奶,主人的大手抚
摸让身体被调教得下贱无比的林玉珍奶头立马翘起。朱雄内功发动,「波」的一
声,花衣裳扣子自动爆开,一双史无前例的宏伟乳峰像一对在水下憋气久了的活
物一般弹了出来,热气腾腾地散发出迷人的乳香。

  朱雄双手伸到暴露在空气的裸乳上。林玉珍肥大无比的乳房肌肤娇嫩而白皙,
摸上去细腻如婴儿般,同时散发着惊人的热度。比朱雄的头还要大的奇尺大乳顶
端,淡褐色的乳晕已经扩散包裹了整个乳峰,充满了哺乳期熟母淫靡不堪的肉感。
葡萄般的奶头怒然挺立,丝丝奶水正因过于饱满的乳肉压力垂滴。

  朱雄捧起林玉珍沉甸甸的两只超肥熟乳,感受着乳肉被奶水充盈的饱满手感,
然后把两只乳峰往里一掰,对准嘴巴,轻轻一捏,林玉珍一声呻吟,俏脸通红,
两粒圆圆的奶头却一翘,几道奶水射入朱雄的嘴中。

  朱雄品尝着林玉珍这次生育的初乳,果然醇美胜过牛奶。吃了一会儿,林玉
珍的奶水却依旧充足无比,可见白振南催奶之多,朱雄索性叼住林玉珍的奶头,
抱着林玉珍吃起奶来,两只奶喝下来,朱雄的大肚子也撑得饱了,可是奶水还没
被吃光。朱雄干脆就捉住林玉珍的大奶子,把奶水像水枪一样喷得到处都是,直
到榨出林玉珍最后一滴奶才罢手。

  从此,林玉珍成了名副其实的奶牛。她很快就回到低矮的牛棚里,每天被小
兰和小琴牵出来给孩子喂奶。林玉珍的奶量极为丰沛,走着走着奶头都会冒出丝
丝奶水。极乐帮众只要看到路上有奶水撒过的痕迹,就知道香肉马桶路过哪里。
除了给孩子喂奶,林玉珍的奶水主要供朱雄享用,朱雄甚至用林玉珍的奶水洗脚、
洗鸡巴、洗肛门。

  林玉珍的手艺不错,朱雄吃腻了厨子的菜,经常让林玉珍下厨做菜。这天,
林玉珍照例只穿着骑马汗巾做菜,从背后望去,除了腰上骑马汗巾的带子,整个
香背赤裸无遗,再往下看,是两片比奶子还夸张离谱的超级大屁股,正随着纤细
的腰肢轻轻摆动,在阳光照射下,巨大无比的臀球上缘反射出两团淫靡的油光。

  朱雄看在眼里,静悄悄地走到林玉珍背后,一双大手袭上林玉珍的乳峰,开
始爱不释手地抚摸起林玉珍的超肥熟乳。林玉珍被摸得俏脸通红,转向一边。

  朱雄看她眼神迷离,更加得意,说:「师娘,看着你的奶子。」林玉珍只得
看着自己堪称大得畸形的肥奶,朱雄捧起沉甸甸的乳瓜,轻轻一握乳峰,柔韧的
乳肉应手而陷,「滋」的一下,几道粗白的奶水射进大锅中。林玉珍感到主人的
大手像给奶牛挤奶一样给自己榨乳,被挤压的痛感却让她下身都潮湿了,不禁发
出一声极其下流的呻吟。

  朱雄继续恣意挤奶,直把一锅汤变成了奶汤,直到快溢出来时才住手。林玉
珍娇喘吁吁,火辣香艳的肉体靠在朱雄的怀里。朱雄让她站起来,到旁边灶台上
撅起大屁股。林玉珍听话地俯身撅起香喷喷的巨大熟臀,为了照顾朱雄的身高,
修长的美腿自然略微蹲下。朱雄拍了拍奴宠的雪肉臀山,掰开两片硕大无比的臀
球,露出林玉珍粉嫩的屁眼。朱雄巨大的肉棒顶在林玉珍娇小的菊轮上,腰部发
力,把大肉棒挤入林玉珍狭小的屁眼。

  林玉珍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咬紧牙关。虽然她的屁眼屡屡被朱雄侵犯,但
朱雄的肉棒实在太大,每一次嫩肛容纳巨龟,都有强烈的撕裂痛感,为了让朱雄
快点射精,林玉珍恬不知耻地摇起大屁股,臀肉如波,如果是常人,估计立马就
会射了。朱雄虽然可以随意控制身体,可是眼前场景实在太诱人,火热的肛肠又
紧紧地裹着肉棒,在极致的快感下,抽插了一刻钟就射了。

  滚烫的精液射得林玉珍浪肉一抖,朱雄却不拔出肉棒。林玉珍微感奇怪,只
觉屁眼一热,朱雄的肉棒又射出液体来,原来是朱雄在林玉珍的屁眼里开始撒尿
了!林玉珍只好抬着大屁股,任朱雄把自己的屁眼当人肉尿壶。

  等到撒完尿,朱雄拔出肉棒,猛然大手按在林玉珍的两片臀球上,双手发动
内功,林玉珍只觉一阵钻心疼痛,不禁惨叫。朱雄放开手,抽了林玉珍两记屁光,
笑道:「师娘,我刚才给你闭了肛,从今天开始你的屁股就是我的马桶了。」林
玉珍没听懂什么叫「闭肛」,但感到不妙,想要排出屁眼里的尿水,却发现肛门
不听使唤,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原来,朱雄用内力封闭了林玉珍的屁眼,俗话说
「活人不给屎憋死」,可是现在如果不得朱雄打开,林玉珍真是要憋死了。

  知道真相的林玉珍不禁哭了出来,朱雄拍拍师娘的大屁股,道:「师娘,也
不要急嘛,我会定期清理马桶的。」林玉珍无奈,只得忍泪点头,朱雄把从林玉
珍屁眼里拔出的肉棒再度塞进她的嘴里,任她卖力清理。

  除了闭肛,朱雄其实还使用了扩肠的手法,让她屁股的容量更大。

  朱雄促狭地不告诉林玉珍清理的日期,每次总要在林玉珍屁眼里撒好几次尿。
林玉珍肚子又像孕妇一样鼓了起来,不过这回满肚子装的都是朱雄的尿液。朱雄
常常满意地看着师娘美妙的容颜,拨弄着正在淌奶的肥硕熟乳,摸着灌满尿的雪
白肚皮上「朱雄专用」的刺字,心中得意非凡。林玉珍平常得到朱雄解锁,让她
反绑着双手去找白振南浣肠,总有好事的帮众一见到她来就喊:「倒尿壶罗!」